关灯
护眼
    周志的房间里,他提来的半麻袋资料已经摊满了地面。

    陈初拿着放大镜,开始还坐在椅子上看,很快坐到了地板上,但还是累得慌,他干脆趴在地板上,拿着一张一张的资料瞧着。

    陈初并没有接触过音乐播放器一类的技术或产品,但很多东西都是相通的,而且他的知识面很广,这些技术资料又极其详细,看懂还是问题不大的。

    这一看,就是整整五个小时,当时针走向十二点,陈初才长长出了口气,仰躺着倒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在一旁喝茶的周志连忙站起来,说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陈初支撑着坐起来,说道:“磁光碟储存,音频压缩,这东西有一堆的新技术,你确定数据跟结果都是实验验证过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确定!”

    “有实验品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,但我看过对方做出来的产品,没有一点问题。而且我已经让专业人士看过了,这些资料绝无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陈初重重的点点头。但他紧接着又问道:“你有多少钱?这需要很多钱,不算厂房跟设备,只做出来恐怕就要上百万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有三十万,不过我还有别的收入,每个月还能至少拿到十几万,直到明年六月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定?这资金是不能断的,一旦断了,那产品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确定。花的是我的钱,我比你上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陈初突然站了起来。扯了扯脖子上的领带,他说道:“工作我不干了,明天就去辞职。”筆趣庫

    “那咱们说定了!”周志笑着伸手过去。

    “说定了!”陈初伸手跟他握着,脸颊的肌肉鼓着,说道:“你一定要做成这事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能做成。”周志笑得信心满满。

    “我信你。”陈初握紧了手,满眼希冀的道:“前两年,我爷爷走的时候曾跟我说,他守住了家业,现在该我了。我也希望,再过二十年,三十年,我也能理直气壮的跟我孙子说:我守住了家业,现在该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能。”周志郑重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也许是受到了陈初的感然,这一刻,周志心底也起了一股豪气,那是跟许许多多人一样藏在心底的情怀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他之前只想为了赚大钱的打算,则显得那么苍白无力。他不缺钱,那么,总该想一些除了钱之外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第一次,来到这个年代后的第一次,周志犹豫起了去留的问题。通道总有一天会消失,他到底是留在这,还是回到属于他的那个年代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陈初果然递交了辞呈。接下来的几天,他充分发挥了自己宽广的人脉优势,短短几天,就招来了十几个人。有技术员,也有管理人员,都是行业内的优秀人物,顺利的让人不敢相信,一个企业的框架就这么搭好了。

    十几个人聚在房间里,花了半天时间,商量好了一堆杂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