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丰年厂每天都要往省城送货,周志正好搭便车。才刚早上七点,天色微亮,一辆蓝色的卡玛斯就停在了收音机厂门口。周志等候多时,麻利的把行李搬上了车,又朝过来送别的周大江夫妻俩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在嗡嗡的发动机噪声中,车子很快启动,往省城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司机干脆把他送到了机场,本来还想一站到底送到机场大楼跟前的,结果远远的就被保安拦了下来。周志只得下车,提着大包小包往不远处的机场大楼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孤零零的一座大楼,以及栅栏围着的机场,周志心里只剩下好奇了。

    走了一路,也没碰到几个人,等他走到机场大楼里,发现竟然也是空荡荡的,除了工作人员,大厅里总共也看不到五十个人。

    周志有些懵了,今天机场不营业?

    连忙问了工作人员,才知道,正常营业,平常人也这么少。

    周志这才拿着丰年厂的介绍信,来到人工柜台前办理购票手续。

    去沪市的飞机只有两班,最近的一班在十点半,而价格,一张票价七百八。

    周志一边拿钱,心里直嘀咕,这价格,吓人。

    把姓李存好,周志来到候机厅,依然空的很。他扫了一眼,只有二三十个人。其中不少夹着皮包,提着大哥大,显然是做生意的。

    等了大半个小时,终于到时间了,工作人员过来,领着乘客去登机。

    步行到了大楼外,看着面前停着的一架螺旋桨飞机,周志心里好奇的不得了。一看机票,才知道是安24。

    登上飞机,四十多个座位,只有十几个乘客。问了服务员才知道,这是常态,也怪不得机票价格这么高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空乘提醒要起飞了,飞机开始滑行,接着爬升。

    周志被贴到了座椅上,有些颠簸,耳边还能听到噪音,乘坐体验确实不咋地。

    旁边的大哥显然是第一次乘坐,脸都白了,手攥着前边的座椅,闭着眼睛不敢往外看。

    一直到了平流层,终于平稳起来。空乘推着小推车过来,有各种饮料,还有酒。周志怕去厕所,什么也没喝。

    几个小时后,飞机终于平稳降落沪市机场,临下飞机,空乘还送了乘客每人一份精美礼品。

    走出机场,周志取了行李,乘坐公交车往市区去。

    车子一路走,周志趴在窗户边,满眼好奇的看着这个复古风的沪市。

    还没有那些要让人仰着头看的大厦,也没有堵得让人发狂的车流,三轮车,摩托,货车,电车,自行车一股脑的在路上汇聚。

    路过的苏洲河也土里土气的,河边好多垃圾,零星的几艘货船在河面上飘着。

    周志打算去找住宿的地方,本来想在南竞路停下的,结果没等下车就看到街上密密麻麻的人,果断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向车上的乘客打听了几句,周志再次转车,终于在华庭宾馆附近停下,就这了。

    看了眼手表,已经是下午四点,周志匆匆去办理了入住,就提着行李去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在找到新的住所前,他应该会在这相当长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中午没吃饭,周志干脆连着晚饭一块吃了,时间来到了下午五点。

    这一天折腾的不轻,他也懒得再外出,就在房间休息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周志不到七点就起床了。在路边买了些小笼包,他一边吃,一边去街边杂货铺买了份沪市地图。接着,又照着地图,按照之前列好的厂商名单,他准备招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