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周志已经搬到了厂子这边,他现在负责工厂的生产管理,李丰年则带着人去周围的城市跟县城,专门向百货公司跟商场推销产品。

    货车拉着一批新零件在院子里停下,周志立刻招呼员工卸货。李丰年这段时间不在,周志现在就是厂子的负责人。

    “其他人呢?怎么就你们几个?”看着过来帮忙的几个员工,周志说道。

    几人都推说不知道。

    周志只得去了厂房里,扫了眼,脸色立刻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忙碌的工人,运转的机器,但角落的一台机器后边却正烟雾缭绕。

    周志快步走过去:“李老三,李伟。你们俩站起来!”

    俩家伙正躲在机器后边抽烟,看到周志,吓得连忙把烟踩灭了。

    “太累了,我们俩歇会,不耽搁干活。”李伟嘟囔道。

    周志指了指旁边的墙,道:“看看上边写的什么?禁止吸烟,违者罚款五元。我也不多说,钱就从你们这月工资里扣。”

    “凭啥?”

    俩人立刻急了。他们一天的工资也才几块钱,这一罚,一天就白干了啊!

    “这厂子又不是你的,凭啥扣钱?”

    “就是,以前都没人管,厂子也好好的。就你一来,咋那么多毛病?!要不是我叔,你能管这么多人?”

    两人愤愤不平。因为他们姓李,都是李丰年的侄子。

    不止他们,这厂子里十几人,管财务的、开机器的、管后勤的,全姓李,都是李丰年的亲戚。就连跑业务的陈方向,也是李丰年的远房表亲,这整个就是一家族企业。

    当然,在这种小厂里,把亲戚安置在重要岗位的情况相当普遍。好处是不用担心跳槽,做事也还凑合,但就有一点,真心的不好管。

    周志跟李丰年说过两次,让他替换掉这些亲戚,结果李丰年跟他诉了十来分钟的苦,说都是亲戚,真撵走以后没法回家了,这事也就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两人还在那抱怨,周志却只看着他们,也不生气。

    等两人消停下来了,他说道:“首先,这生意是有我的一份的,三成!所以你们现在损害了我的利益,我当然可以管。其次,你们跟李丰年啥关系,我管不着,但你们放心,这厂子还是他的,我赚到钱就走!最后,定的规矩你们不守,我也管不了。但是,吐痰打牌什么的就算了,我一向睁只眼闭只眼,但是,吸烟不成,这会出大问题的!所以。”

    周志指着两人,道:“这五块钱必须罚!不然我现在就去找李丰年,你们俩必须走人。不然这厂子也别开了,别以为我在吓唬你们,当初我跟李丰年是签了协议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气势被压了下来,看着周志,心里不满,但总算没再说怪话了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都干活去!”

    周志扫了眼看热闹的工人,转身出了厂房。

    对李丰年厂子的乱象,周志倒并没有太在意。

    厂子正在高速发展,一切问题都会被很好的隐藏,就算有问题,那也是以后了。说白了,周志就想赚个快钱,在这待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卸完货,又把生产计划布置下去后,周志就出了大门,来到了隔壁。

    这原来也是个厂子,做农具的,前不久倒闭了,一直空着。正好,周志他们这边急需扩大产能,就把这也租了下来。现在设备刚安装完成,人也招的差不多了,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就能开工。

    刚到院子里,张柳树就兴冲冲的奔了过来:“周总!东西都弄好了,人也都来了,要不别等明天了,现在就能开工。”

    “厂长还没回来,现在开工像什么话。”周志看了看周围:“人都在哪呢?”

    张柳树往厂房里指了指:“按你之前说的,正教他们厂规呢!”

    “规矩不止要看一遍,还要做成册子,每人一份,每天都要看。”

    “册子早做出来了,都发下去了,我都记着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