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东西试验成功,但离真正量产还差得远,首先是零件的标准化。在各个零件供应厂家来回奔波,一个多星期花出去了一万多,才算做出来了像样的产品。

    接着还要去办生产许可证,以及乱七八糟的一堆证,李丰年到处求人帮忙,前后又是大半个月。

    等第一批一百个产品做出来,已经是一个多月以后,当然,这已经是快的出奇了。

    仓库里,装箱的货已经堆在架子上,周志跟李丰年一人搬个马扎坐在旁边,就看着这些货。

    “东西也做出来了,现在咋卖?”李丰年问道。

    “得先定价啊。你说该定多少?”周志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不,定十块钱一个?”所有的成本算上,也就八块多,十块钱一个已经有的赚了。

    “十块?你开什么玩笑。”周志连连摇头:“你去问问那些工人,有几个愿意买的?他们是愿意用炉子,还是用这东西?”

    “啥意思?这定价还高?再低可就赔本了。”李丰年声音立刻抬高了八度。

    “不是高,是太低了!你想啊,买这东西的就跟买剃须刀的一样,兜里不缺钱,图个新鲜。可这样的人也少,你定那么低的价格,赚谁的钱去?就得定高点。你想想,这东西现在市场上稀缺啊,人家沿海生产的都卖国外赚外汇去了,就咱有。一样的东西,凭什么卖那么便宜?”

    “那,定到二十块钱一个?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,也别二十了。就定到十九块吧,批发价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李丰年一咬牙,道:“就十九块钱一个!”

    东西做出来了,接下来就是怎么卖。

    首选当然是百货公司。李丰年亲自去了一趟百货公司,谈产品上货架的事。不过,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去的时候是信心满满,回来时却垂头丧气。

    “这事怕是糟了。”停下摩托,李丰年把手里提的箱子往地上一墩,叹气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人家不要?”周志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李丰年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人家不信嘛,我厂里的东西以前就想去百货公司卖,人家嫌弃没牌子。现在再去,一听又要卖东西,人家连谈都不跟我谈。”

    “你找的谁?”

    “说了嘛,人家都不搭理我。这城里就这么大点地方,互相都认得。也怪我,以前推销东西把人家惹恼了。”他挠了挠头,道:“你说,还能去哪卖?要不,咱们去摆夜市?”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。”周志摇了摇头:“咱们这是厂子,一开工就不能停。你一晚上能卖出去几个?”

    “那咋办?”

    “还得去百货公司,这次我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

    “我认识的有人,你别管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志当然没忘了,徐英辉的爹徐东就是百货公司的经理,之前还聊过几句的。

    提着壶,周志蹬着车子到了百货公司。这会已经快到中午了,店里人不多,周志报了自己的名字,让店员帮忙去找徐东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店员回来答复,说是徐东在办公室,让周志过去。

    周志心里早编好了说辞,也没犹豫,很快就去了三楼办公区。

    砰砰!

    找到徐东的办公室,周志敲了敲门,听到一声请进,他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徐叔!”周志关上门,笑着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“小周来啦!来来来,坐这。”徐东满脸的热情,站起来指了指旁边的实木沙发。

    “谢谢徐叔。”周志在沙发坐下,壶顺手放在了旁边。

    “你阿姨前两天还念叨呢,说你怎么这段时间没消息了。”徐东提暖壶倒了杯茶,放在周志跟前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不瞒您,我这段是有点事。整天东跑西奔,也顾不上别的。对了,我之前答应阿姨的那些东西,恐怕还得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!说这些干嘛。”徐东连连摆手:“别听你阿姨的,她那是钻钱眼里了,光想着自己赚钱,不想想你弄来那些东西多不容易。你啊,以后不用帮她带那些东西。……哎,你今天来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是有些事想麻烦您。”周志点点头,说道:“是这样,前些日子我去沪市,参观了一家生产电热水壶的厂子。一打听才知道,人家的东西是专门出口赚外汇的。我看咱们这市场上卖这东西的不多,是个机会,就让朋友帮忙弄到了一份设计图。我这段时间忙得就是这个,现在东西已经生产出来了,想在咱这店里卖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,徐东的眉头已经皱了起来,他立刻想到了之前离开的李丰年。不会这么巧吧?

    “东西呢?我得瞧瞧什么样。”徐东说道。

    “在这。”周志把盒子提到桌上,取出了壶。“这是底座,这是壶,只要盛满水再插上电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用电烧水?”徐东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“对啊。您看,您这办公室没有炉子,喝热水还能用暖壶。可人家国外有的没有暖壶,就用电烧,这东西流行着呢。还有,这壶的水烧开自己就会断电,安全!”

    “还能自己断电?”徐东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。要不这样,您稍等片刻,我这就去打水给您演示一下。”

    食堂离得太远,干脆去洗手间找水龙头接了壶水,匆匆回来,接着就插上电。

    “这就好了?”徐东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再等个十来分钟。”周志抹了抹脑门的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