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2021年,七月八日。

    这会已经是深夜,平原省某地的一座普通村庄,东南角,一个不起眼的民宅里,灯光依然晃眼。

    屋子里,一个青年正戴着耳机,对着电脑看网课视频。青年名叫周志,前不久刚大学毕业,考研失败,现在正准备改考教资。

    毕业之后当然不能再享受大学的超低房租宿舍了,城市消费又高,他一咬牙一跺脚,干脆回老家了。

    他家里已经没什么人了,父母走得早,老家的宅子一年到头也少有人住,所以如今的周志是正儿八经的独居青年。

    每天一早去集市买菜,做饭洗衣,偶尔跟门口路过的老头老太太聊会天,其他时间全用来学习。这就是周志近些天的生活内容,无聊且充实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一道惊雷炸响,紧接着,刚消停一下午的大雨又盆泼似的砸了下来。

    周志看了眼手机,快十二点了。时间旁边,同步显示的是天气——未来五天,不是大雨,就是暴雨!

    周志已经快被这没完没了的雨逼疯了。

    多少年了,他就没见过这么离谱的天气。一个月下的雨比一年都多,门口干了多少年的水塘都蓄满了水,眼看着就要淹到路了。

    咔嚓!

    又是一声巨响,这次就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周志吓了一跳,赶忙把电脑关了,接着奔过去拉开玻璃窗,水汽迎面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借着昏暗的灯光,能清楚的看到,院子里多了一大团浓雾,在这大雨冲刷下竟不消散。

    周志大为好奇,找了把伞,手机打开手电筒,他朝院子里走去。

    等到了跟前,那团雾气依然突然变得浑浊起来,直径至少有一米多,仔细看,又全不像雾,更像一团细密到几乎呈液态的丝线。

    周志大着胆子伸手去摸,轻易穿透了,没事?

    但下一刻,一股巨大的吸力传来,周志转眼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当周志再睁开眼时,已经是光天化日,他躺在路边。

    一辆斑驳的公交车驶过,带起了一阵灰尘,周志呛得连忙往外滚了滚,结果差点掉到路边的臭水沟里。

    喘着气爬了起来,周志看了看周围,懵了。

    面前是灰扑扑的低矮楼房,街边的法桐树,以及满路的自行车。

    他左手边的房屋外墙上写着大大的一行字:为了你和他人的健康,请讲究卫生。

    左手边的树上扯着横幅:请注意交通安全。

    马路对面,是一副巨大的广告牌:喝了哇哈哈,吃饭就是香。

    到处都透着陌生的……陈旧感。他不禁惊讶,都2021年了,竟然还有这样的街道路面能在基建大潮中幸存?

    重点中的重点,是人!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一色的八九十年代装扮。这是拍电影?

    可,摄像机呢?演员呢?

    周志低头看了看,手机还在,连忙打开,没网,也没信号,连电都快没了!

    这是哪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过了好久,王寻坐在路边的一棵法桐树下,满脸愁苦。

    他终于确定,自己穿越了!

    现在是1990年,而这里,是他们市。

    可现在,周志熟悉的只有一堆地名,以及街边细了一圈行道树。没了高楼大厦,没了拥挤的汽车,法桐树是真多啊。

    可他想回去!

    就在周志发愁的时候,突然感到后边有人,回头一看,一个穿着校服的少年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周志愣了一下,接着一摸裤兜,手机,手机没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