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等到唐泽差不多开始将处理好的材料下锅,绫子也走进了厨房之中开始帮忙。

    “事情都处理好了?”

    唐泽一边将鸡翅放入烤箱一边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,爸爸那边也说要暂时先收缩观望一阵。”

    绫子笑着回道:“他还夸你沉得住气有“大将之风”,没有被眼前的一时利益蒙蔽了眼睛呢。”

    “这份夸奖我就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唐泽笑着收下了老丈人的赞赏,“另外也多做些准备,如果泡沫真的被戳破了,那也同样是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反正是大洋彼岸的灯塔国,唐泽不介意最后的最后再咬块肥肉。

    他联合铃木家在有准备之下最后还是能够收割一笔的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些唐泽不负责具体的操作,只要安排下去让手下人盯着严格执行就行了。

    至于之前怂恿绫子继续投入的那几个,这会应该已经接到绫子秘书的辞退通知了。

    唐泽对此可没有丝毫的留情,不听命令还怂恿老板更改决定,这样的人能力再好唐泽也不需要。

    晚餐自然不用多言,伴随着唐泽料理手艺的提升,不但味道就连摆盘也同样有了进步,越来越有饭店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些也都只是搜查中短暂的休憩罢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唐泽便早早起床洗漱。

    解决了早餐后,唐泽给目暮警官打了个电话,接着开车才向着又吉和夫家的公寓出发。

    到了对方家后,唐泽又稍等了十分钟左右,高木才开着车跟唐泽汇合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来晚了。”看到唐泽可能在这等的有一会了,高木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笑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也就提前到了一会而已,没来多久。”唐泽下了车后跟着高木向公寓楼走去:“对方具体住在哪你们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知道,昨天电话中约好了。”高木说完带着唐泽上了二楼,接着在202号房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敲门之后,片刻房间内传来了男人的话语声: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又吉先生,我是警视厅的高木,昨天有通过电话的。”

    高木喊了一声,接着便听到脚步声靠近,接着房门打开一个身着西装看起来三十来岁的男人出现在两人眼前。

    “咱们出去说吧。”又吉和夫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将房门关闭:“抱歉,我等会还有面试就招待你们了,咱们长话短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直奔主题也是我们乐于见到的。”唐泽见状笑了笑理解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毕竟对方现在正处于失业状态,自然当前最要紧的便是找工作了。

    “两位能理解是最好了,我昨天回去其实也是老家的母亲知道了我失业的事,想让我回家工作。”

    又吉和夫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了香烟点燃深吸了一口,“不过我还是想要再闯闯的,回家虽然安稳但毕竟不是我想要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速战速决,尽量不耽误又吉先生你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眼看对方有感慨生活跑偏主题的趋势,唐泽连忙开口将话题拉回来直奔主题道:“抱歉有些冒犯了。

    但我听说又吉先生你是因为顶撞了又吉先生才被公司革职的,我想问问具体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那家伙是在是个人渣,仗着自己是银行外派过来的就横行霸道,实在是让人无法忍受。”

    又吉和夫深深抽了口烟有缓缓吐出:“但是大家都害怕他的权利,没有人敢跳出来指责他,只能默默忍受。

    毕竟他是银行外派来的,融资,顶撞他的话就拿不到银行的融资,这可是会影响公司生存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你却顶撞了竹川先生。”唐泽好奇问道:“你应该是知道后果的吧,但是为什么…?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那家伙就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。”

    又吉和夫脸色露出了厌恶之色:“那家伙一点廉耻心都没有,在公司根本没有任何遮掩的对女性员工进行性骚扰。”

    根据又吉和夫的描述,当时对方又在公司骚扰女员工,他实在看不下去了便直接上前阻止了对方。

    当时的情况很难看,让竹川利男下不来台,对方发了很大的火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选择站出来了,又吉和夫当时也确实没想着能保住这份工作。

    既然破罐子破摔了,那自然就没什么顾忌了,他毫不留情的将性骚扰女性员工这件事说来出来,并且让他给被骚扰的两位女性员工道歉。

    这大大的落了竹川利男的面子,让他很是恼怒拒绝道歉。

    而这也是又吉和夫的目的,既然知道自己要丢工作,那就发出声来让对方有所顾忌,不然一直忍着对方指挥变本加厉。

    又吉和夫没了顾忌,一直追着竹川利男让他道歉,对方自然不肯,两人就这么撕扯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最终还是两个女性员工害怕又吉和夫打了对方,把事情闹大劝住了他。

    当然,最终的结果就是竹川利男丢脸丢到家了,而又吉和夫则被公司辞退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当时被骚扰的两位女性是谁?”听完的又吉和夫话后,唐泽脑海中下意识闪过了之前见到的两位女性的面貌。

    “泉水良子还有深山千惠子。”

    又吉和夫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一辆黑色的车前打开了车门:“还有问题吗?我也差不多该去面试了。”

    “前天晚上你在哪里?”听到对方要走,高木连忙开口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家里,独自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又吉和夫抽了一口快要燃烧殆尽的香烟,接着将其扔在地上踩了踩:“当然我可没有杀竹川那家伙,站出来的时候,我就已经有丢掉工作的觉悟了。

    而且为了那种人渣把自己的未来也赔上,未免有点太不值当了不是么?”

    “你很冷静。”唐泽笑了笑道:“感谢你的配合,如果有想起来什么事情的话,请再打电话联系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又吉和夫点了点头,将手提包扔到副驾驶座上,接着朝两人告别开车离开。

    “唐泽刑事,你觉得是他吗?还是那两位被骚扰的女性?”高木看着又吉和夫远去的汽车,不由开口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好说,你觉得呢?”唐泽低着头看着地面反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