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市收音机厂在城市西郊,周志以前在同学家见过那种收音机,老古董了。不过这厂后来完全没名声,八成很早就倒闭了。

    坐着刘成的车子,蹬了十来分钟两人就到了。问了几次路,车子拐到了家属院。

    “哎,师傅。”刘成拦住了一个蹬三轮车出门的中年人,“周大江家在哪?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那!二楼最左边。”中年人指了指,匆忙的蹬着车走了。

    车子停在楼下,两人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“有人没?家里有人没?”刘成敲着门喊道。

    “来了!来了!”

    门吱呀一声拉开了,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人站在门后,打量着门外的两人。“同志,有事?”

    “你是周大江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    刘成指了指周志:“这人你认得不?”

    一旁的周志连忙尴尬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周大江只皱眉打量着,半晌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他脑子摔失忆了,啥都想不起来,就知道自个叫周志。你们家不是丢了儿子吗?看这个是不是。”

    周大江眼睛猛地睁大了,紧盯着周志。

    “是!这就是我儿子!”周大江突然喊了一声,接着转身就进屋,又拉着一个中年妇女出来,指着周志道:“看看,周志回来啦!儿子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儿子,这是儿子。”这妇女精神似乎有点问题,看到周志,就立刻攥着他的手不松开,口中含糊的念叨着。

    “周大江,确定这是你儿子吧?”刘成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,就是,长得一模一样。”周大江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刘成又看向周志,“你呢?想起来了什么没有?这是不是你家?”

    周志认真的看向屋子,激动的道:“啊!我想起来了一些,这里看着是熟悉。应该就是我家。”

    刘成有些疑惑,但看两边都说是,也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。

    “你儿子之前注销了户籍,既然回来了,那就抽空去一趟派出所,重新上户口吧。”刘成朝周大江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,知道了,我明天就去。”周大江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看着也没什么事,刘成又叮嘱了几句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刘叔!”周志突然喊了一声:“我的相机,别忘了帮我找啊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刘成扬了扬手。

    跟着到了屋里,那妇女仍然拽着周志不松手,周大江好声好气的哄了好一会,这才算是到里屋休息去了。

    周志坐在狭小的客厅,看着屋里的陈设,当然是陌生。这压根不是他家,周大江他也不认识。只是奇怪,周大江又为什么认他呢?

    他的视线很快落在了墙上,那挂着一张全家福,周大江夫妻俩,以及一个十来岁的少年。

    周志走过去,细看了看,照片一角写着名字,周大江、张桂兰,周志。

    果然是重名啊!